首页 > 新闻快讯
武功县蓝天医院把骨癌诊断成腰椎盘突出,是故意隐瞒还是误诊?
2021-03-04 已浏览:84次  
  我是咸阳市武功县贞元镇邑村的刘涛 , 媳妇王丹丹,女,今年31岁,2020年11月5日,她感到自己腿疼,就到乾县人民医院看医生,医生经过CT诊断后,出示报告单显示“腰肢CT扫描未见明显异常”!
  
  回家后腿依然疼痛,2020年12月11日就到武功县蓝天医院疼痛科再次看医生,疼痛科医生李飞鹏经过诊疗后开具的住院证上显示是“腰椎间盘突出症”。
  
  
  
  为了减轻病人的疼痛,当天就办理了入院手续,缴纳了1700元治疗费,12月14日家属被告知要进行手术治疗,家属同意了,12月15日由李飞鹏医生主治进行了腰\骶1椎间盘切吸消融术。12月17日术后出院。
  
  病人家属:武功县蓝天医院隐瞒病情
  
  出院后疼痛并未缓解,今年1月29日到西安红会医院做了CT检查后就被医生安排住院了,红会医院诊断报告书显示“右肺上叶前段占位,伴右肺多发结节,多系肿瘤性病变,建议CT增强扫描及超声引导下穿刺活检”。
  
  到1月31日CT再次诊断报告进一步显示“右股骨干骨质破坏,考虑恶性骨肿瘤,建议进一步检查”一直住院到2月23日出院,出院证出院诊断显示“1、右股骨转移性腺癌;2肺腺癌待查;3、慢性乙型病毒性肝炎”。
  
  
  
  至此,家人认为武功县蓝天医院在治疗期间做CT时就有CT诊断显示有问题而默而不答,有误诊,延误救治之嫌。随后他们向武功县蓝天医院讨说法,该医院承认有工作失误,但不同意是误诊,让武功县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介入调解。
  
  院方说:不可能一到医院就把病给认清
  
  对于调解,家属方认为医院态度非常不诚恳,而且有推脱责任的嫌疑。那么,医院真的是家属方说的那样吗?本着尊重事实的原则,2月25日早上,在武功县蓝天医院,院长李建利嘴里叼着“南京”牌的细枝香烟。
  
  
  
  在他的办公室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事他知道,他个人认为这是属于“漏诊”!他们没有任何错误,病情在不断的变化,对病情的认知有个过程,不可能一到医院就把病给认清。
  
  面对医院报告单没有医生的签字的质疑,李院长表示是云诊断的报告,不需要。而且他们已经委托医调委与家属方进行沟通了,家属方始终不露面。
  
  武功县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医院是胡说
  
  在武功县卫校,记者在被省司法厅命名为全省调解先进单位的武功县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见到了胡小朋调解员,他是王丹丹患者事件的调解员之一,另一位因为有事没有到场。据胡小朋介绍,他们是武功县蓝天医院委托与患者王丹丹家属进行调解的。
  
  
  
  胡小朋说,他之前也是医生,现在退休了,有三十年的从医经验。王丹丹这个病,说白了就是蓝天医院误诊了。
  
  对于院长说的“漏诊”一词,胡小朋表示在医学上没有“漏诊”一说,任何病都有个“病程”,如果在你蓝天医院治疗了三五天没有好转,就应该让转院或是找其他医院的会诊,而武功县蓝天医院并没有这样做。
  
  对于院长李建利说的患者家属一直不与“医调委”见面的说法,胡小朋说他那是胡说,家属方已经到医调委办公室来了两次了,而且还与蓝天医院的副院长和科室主任见了面,院方只承认他们有一点小错误,而不承认是误诊。
  
  那么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呢?武功县蓝天医院院长李建利认为由咸阳市医疗鉴定机构做出鉴定再说。
  
  
  
  在患者家属提供给记者的材料中有一份武功县蓝天医院疼痛科有创治疗同意书上,记者看到这份有主治医生签名的资料上竟然把女患者的性别都写成了“男”。(和平 薛保华
    
  来源:陕西第一资讯

编审:刘俊程

编辑:王芳玲

热点推荐
电子杂志往期回顾